Escape.

男舞者没有翅膀 逃跑中不知死亡。

【赫海】一夜好眠

    李赫宰伸手把手机屏幕递过来给他看的时候,李东海正从被子里歪出半个身子喝感冒冲剂,太甜了。

    甜得发齁。

    李东海眉毛鼻子皱在一起,抓着他的手不放,质问道:“你是不是往里放糖了?”

    李赫宰被他反应逗笑,说:“我干嘛要往里放糖啊?”

    他从旁边床头柜上端了水来,又存了心想逗李东海,补了半句:“我的宝贝都那么甜了,才不用加糖。”

    李东海一口水喝下去好悬没呛着,倒不是因为...

【赫海】 Omni Tempore 每时每刻



在结束拍摄返回酒店的一路上,李东海都没敢多看李赫宰几眼。


确切地说,他实在不敢想自己回头看见的会是什么样的热烈眼神。光是知道李赫宰用那种眼神盯着自己,他都感觉自己像是在他眼里被扒了个精光。  


刚刚拍摄后台游戏,李赫宰就用这种目光盯着李东海,偏过头来要吻他眼睛,吓了他一大跳,好悬没来得及躲开。李东海实实在在地怀疑,要不是摄像机还开着,李赫宰恐怕真的敢当着工作人员的面吻上来。


酒真不是个好东西。


李东海想了半天,觉得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当属崔始源。


他自然是不知道申东熙从中哄骗崔始源说自己喝过高杯酒的情节,满心只觉警察厅里共同服役两年的情...

【赫海】One Kiss

    十一月了,是适合下雪的时间。   


    李赫宰在飞机上睡了很久,断断续续地醒来又睡去,梦里夹杂李东海的胡言乱语,和机舱广播温柔的嗓音。


    机舱里温度太低,梦里也冷得像是要下雪,他模模糊糊感到有人在拿毯子把他裹起来,就蜷进毯子里。李东海好像悄悄在他耳朵边说了话,他没听清,不过嘴角却扬起来,因为说话的人咯咯咯地笑着,像个小傻瓜。


    李赫宰睁开眼问他,那么开心啊?


   ...

【赫海】一些躯体宛似花朵 05

-ABO,各种私设

-被投票支配的七八月终于结束了,艰难复健手感很飘,有人喜欢的话非常感谢

-上一章走→04


    夏天来得很快,气温高了,热得却不那么纯粹,昨夜暴雨今朝骄阳,雨水一蒸发,只剩下潮湿和粘闷。


    活动宣传照的拍摄现场靠近城郊,场地外的蝉鸣没完没了。


    休息室里很安静,窗帘拉好了,李东海黑漆漆一团窝在沙发角落里蜷着,好像补眠。最近他和李赫宰行程不少,连带着人都消瘦,厉旭倒了温水上来,特地陪他坐了一会儿。...

1 / 2

© Escape. | Powered by LOFTER